扫码下载APP

币圈奇葩说:币改能成功吗?

14511
2018-08-06 11:06
摘要: 2018年8月4日,由哔哔News和冉道资本主办的线下辩论会“币改能成功吗?”在杭州亲橙里一代宗师茶馆顺利举行。  
 

靓仔1.jpg


2018年8月4日,由哔哔News和冉道资本主办的线下辩论会“币改能成功吗?”在杭州亲橙里一代宗师茶馆顺利举行。


本次活动大咖云集,正方辩手有钛云科技CTO程超、冉道资本创始人和一代宗师茶馆大东家赵翼、Bizkey的联合创始人兼COO Scarlett、SZ.com创始人应正,以及乐客独角兽创始人崔磊。


反方辩手有Bysec.io创始人莫良、九州资本创始人何琼、巴比特加速器联合创始人胡梦迪,以及怼天怼地的EOS原力创始人孤矢。


整场辩论赛高潮不断,火药味十足……简直是币圈奇葩说嘛!最后现场结果显示,反方(币改妥妥失败)以2票险胜正方(币改当然会成功)。


以下为正反两方辩手精彩观点提要。


正方战队:币改当然会成功


 靓仔2.jpg


一辩|程超(钛云科技CTO):共享经济领域的币改成功率比较大

 

整个区块链行业发展到现在,社会对其的共识度越来越高。


这种社会共识是自下而上的,是由行业内热爱区块链的人主动发起并且参与的。这些人会试着把自己的业务区块链化。只要其中一部分人能将业务区块链化,做成现象级产品,我觉得币改就成功了。

 

我认为共享经济领域币改成功的概率较大,比如说共享单车、共享存储等。


 靓仔3.jpg


二辩|赵翼(冉道资本创始人):我们对原生区块链应用很担忧

 

我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这个话题。前段时间,我在A股和新三板亏了很多钱。后来我发现,好资产在各个市场都很稀缺。

 

我们在做基于EOS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我们大概看了200多个基于EOS的DApp。


看完之后,我们对区块链原生应用很担心。公链性能起来了,但DApp生态没有起来,所谓的价值投资就是无本之源,因此,我们才考虑做币改。


我们也在研究币改案例,这些案例大概可以分两类。一类是硬往上贴,受到投资人方面的压力,他们希望能上交易所变现。另一类在通证模型的设计上欠缺思考的。


但是,我相信币改能成功。1000个币改项目中,如果能出现10个或者20个能让我们惊喜的项目,那么币改就是成功的。


我觉得竞争是动态变化的。原生的区块链应用和传统项目的币改会在竞争中彼此学习。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大家都有开放并且乐见其成的心态。对币改也一样,这样我们才能迎来更好的结局。


 靓仔4.jpg


三辩|Scarlett( Bizkey的联合创始人):没有产业链,原生DApp只能是小怪兽而非巨无霸


Bizkey是FCoin币改试验区的首个公示项目。币改是传统互联网的通证化改造。为什么要币改?


我们每个人在生活工作中不断贡献信息数据,造就BAT等流量巨头的出现。巨头决定了流量变现的逻辑及规则,导致利益分配高度集中化。作为数据的产出者,却没有得到应得的收益,所以要币改。

 

目前很多数字货币价值靠投机者的流动支撑,币改项目则有实际性的场景支撑。

 

币改的项目在互联网严酷的斗争生存下来,对行业的了解远远多于那些新构造出来的团队,现实中的产业链涉及的角色非常多。


而现在所谓的dapp着重分布式的自治模型社区——链、token、社区,难以涉及到整个产业链。因此现在的DAPP在未来按照DAC模型出来都是小怪兽而不是巨无霸。

 

币改项目要求严苛,无论是背景调研,还是项目公示,都把过去非常黑箱化的流程变得透明化,因此币改的另一个意义是实现了币圈的自律和改造。


 靓仔5.jpg


四辩|应正(SZ.COM创始人):我非常拥抱币改 


币改的定义是基于传统互联网和价值互联网的通证经济模型的设计与改造。


我们不一定把它定义成1CO,它一定要上交易所。币改是在原有的模型上增加区块链技术和通证的经济模型设计,从而改造、提升和优化原来的商业模式。 


传统的互联网企业从互联网的厮杀中走过来,它有很好的用户积累,有流量,有团队,有技术,有资本,各方面条件都具备,它有强大的基础可以顺应新的技术改造,新的经济改造。  


迅雷在币改,天涯在币改,百姓网在币改,人人网在币改,网易也在币改,联想推了区块链手机,百度弄了百度钱包的绿洲,所有的一切都在币改。


我身边就有一个例子,它是2345星球联盟,这是一个很小项目的币改,上半年已经产生了6亿的营业收入了,利润至少在2个亿以上。


我在传统互联网从业十多年,我觉得区块链是好技术,通证经济是好创意,我非常拥抱币改。


 靓仔6.jpg


伪主持人|崔磊(乐客独角兽创始人):越小的企业越适合币改 


现在很多持有法币的人不认可数字货币,因为它的背后没有资产支撑。如果不做币改,我们难道要一直持有空气币嘛?


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必须要币改,而且必须成功。否则,整天讨论A链、B链、C链,有什么意义呢?没有。


网易和阿里想不想做币改?如果今天告诉它们可以币改,它们恨不得明天就币改。


不是优质企业不想做币改,大企业做币改会影响到现在的政权,和国家的发币权。因此,当前的情况是越小的企业越适合币改。


反方战队:币改妥妥失败


 靓仔7.jpg


一辩|莫良(Bysec.io创始人):至今没有成功的币改案例

 

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一个实实在在落地了的,真正提高或者优化了社会经济结构的币改案例。

 

我们用股改类比币改。股改在中国是从上往下推动。而今天的币改在中国是由一群普通人来推动的,你觉得真的能成功吗?

 

再用之前的互联网改革类比币改,之前的互联网和现在的区块链市场是截然不同的。政府在当时没有明令禁止互联网。


然而,币改在执行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巨大的政策阻力。币改能不能冲破这些阻力,我觉得有待商榷。


 靓仔8.jpg


二辩|何琼(九州资本创始人):监管是币改的第一个大问题 


不能说因为区块链原生项目不行,我们就要对传统行业进行币改,这个逻辑是不通的。


什么叫原生资产?像比特币、以太坊这些区块链项目它们只涉及信息流,而币改的项目很多都属于传统行业,传统行业不仅涉及信息流,也涉及物质流。信息流都改造不成功,物质流就能改造成功吗?

 

我们回顾一下互联网的发展历史。互联网最开始也是从信息流(比如门户网站、新闻)开始的。它一开始是把信息流搬到网上,等到互联网的基础完备之后,才慢慢进入到电子商务时代,物质流才慢慢运作起来。发展是有阶段的。

 

再说优质资产,比如说上市公司、A股、美股,对这些资产做币改,政策允许吗?我们要先判断这件事正不正确。币改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监管。 


况且,优质资产为什么要做币改呢?如果我是马云,每天赚1个亿或者2个亿,我还会做币改把钱分给消费者吗? 


 靓仔9.jpg


三辩|胡梦迪(巴比特加速器联合创始人):币改失败率非常高 


币改失败率会非常高。首先币改不是一个公司的事情,币改需要产业链上下游都参与进去。


其次,币改最重要的环节是通证经济体系的设计,通证设计的复杂程度堪比数字货币体系,牵一发动全身。

 

优质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在完成原生互联网发展之后再对实体经济进行改造的,是一个先新城开发再旧城改造的过程。


所以我们首要的工作是完善区块链本身的基础设施,让生态更加繁荣,之后才是探讨如何让更多的人进入这个行业。


此外,区块链因为去中心化无法监管而被追捧,而和实体经济结合之后,必然会因为侵蚀原有的经济而引起上层的重视。因此,监管会是大问题。


 靓仔10.jpg


四辩|孤矢(EOS原力创始人):我们现在处在非常尬的阶段 


IPO的通道在收窄,C轮和B轮公司的资本之路很难走。IPO不行就做1CO,这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原生的优质资产做得非常好,根本无需通证化。


我们现在处于非常尬的阶段,目前只有比特币是唯一靠谱的共识,以太坊和EOS都还没有被验证。


所以当一条链都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哪来那么多币啊?如果跑在一个不安全的网络,就算token的模型非常牛逼,经过币改的公司也迟早会倒闭。


我不看好所谓的币改,我看好的是原生的区块链开发者以链本身的开发逻辑往前演进。新城开发都没做完就要去做旧城改造,遇到的阻力当然非常大。


我们在探讨币改能成功吗?其实是在探讨币改的阻碍和潜力。


有关币改的讨论,更像是原生区块链项目和传统互联网企业以及实体企业的论战。传统互联网企业以及实体企业对原生区块链团队和项目实现美好愿景不再抱信心。原生区块链行业更是质疑实体企业假借币改之名,却对区块链技术一问三不知。


 靓仔11.jpg


实际上,无论是区块链原生团队,还是传统互联网团队,区块链对两者都还是新生的概念。


币改?好似返回到了区块链的原点,是构建一个全新的区块链生态,还是基于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搭载区块链。

作者 :HU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来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 辑
HU

该作者很懒,没留下什么

文章数: 305
浏览量: 5958246
热门标签